成年抖音app破解版免费

薛虎低着头站在灯光下,看起来弱不禁风,像是一个文弱书生一样。他没有回答头号恶虎并蒂莲的话,而是转过身。背负双手,轻描淡写扫了一眼吴敌,开口很是突兀的问道:“你就是吴敌?”

吴敌看着这身材瘦削的中年人微微凝了凝神,不知道为何面对面而站。有一种被草原里孤狼盯着的感觉,一股寒气油然而生。

“是的,我就是吴敌!”吴敌深吸一口气,心中那一股森冷之意一扫而光。他看着低头看着地面的薛虎,居高临下,开口同样很是突兀的问道:“你就是雷老虎?”

针锋对麦芒,吴敌凛然不惧。语速很快,语调逐渐加强,明显和薛虎一样带着几分质问之意。就像是上位者审问下位者的语气,还捎带着几分不屑。

这一次,薛虎终于是慢吞吞抬起了他的头。

动作轻缓,那一张稍显苍白的脸慢吞吞的浮现在吴敌面前。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吴敌的一张脸,在灯光下重重的咳嗽了一声。点点嫣红的鲜血沁了出来,他掏出来一方精致的手帕,轻轻的擦掉了嘴角的鲜血。

而李霸一看到这一幕,迅速搬了一把藤椅过来。雷老虎坐在了藤椅上,叹了一口气道:“有点意思。好多年,没有看到这么有血性的少年。”

一旁的恶虎并蹄莲轻轻凑上前去,开口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您还想多看几眼吗?”

薛虎摇了摇头,开口道:“俗话说,年少无畏,初生牛犊不怕虎。但是,俗话也说过,过刚则易折。开始吧,天气有些凉了,我的老毛病又犯了,该回去了。”

“好勒。”

光头并蹄莲这才是渐渐的踏前一步,目光看向了吴敌。

而这个时候,薛虎忽然坐在藤椅上,看着吴敌摇了摇头开口道:“十箭,要是他不死,那便罢了。这江城安静了这么久,还是需要这些年轻人闹一闹。而我年纪渐大,老毛病越发严重了。是时候,挑选个接班人了。”

90后性感萌女裴紫绮朝阳公园写真

灯光明灭不定,光头并蹄莲取了一把复合弓,紧紧握在了手里。

他明白这薛虎动了惜才之心,看见吴敌有着几分血性,有了几分恻隐。但是,他也知道薛虎明白他的射箭技艺。

他并蹄莲最为擅长虽然不是这骑射之艺,但是生来好武的并蹄莲在这射箭上面。在百米之内射人的话,那么绝对可以做到例无虚发。

十箭?

仅仅一箭足以。

对于自己老大这老病加重的复杂心理,他并蹄莲是一个武夫。并不想去揣摩,这个时候复合弓在手,弓弦已经渐渐拉开。

吴敌站在原地,看着这个架势渐渐有些蒙圈了。

进来之后,就只有薛虎和他说了一句话。短短一句话,你就是吴敌?

没了?

“十箭,这又是什么意思?”

“等一下。”吴敌这会看着拉满弦的并蹄莲,开口问道:“能不能让我明白明白,这是什么意思?我这个人比较笨,有些不太明白。”

光头并蹄莲看着吴敌这傻憨的样子,笑了笑,道:“你最近在江城做的一些事情,有些不合时宜。今天踏进这里来,是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。我射箭,你跑路。老大说了,只射你十箭。你要是能逃得了这十箭,那么今天就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这个大厅二百来平米,如今门已经锁闭。在这有限的二百平大厅里逃窜,逃开那并蹄莲的精钢箭矢。

怎么听起来?

自己都像是一个猎物,而这薛虎和光头并蹄莲是真正的猎人。

并且,还是关在笼子里的猎物。

而自己要做的,只不过是困兽之斗。

这就是薛虎,这就是飞虎帮老大雷老虎。这件事情做的相当简单,但是同样透露出薛虎强大的自信来。

他不怕吴敌不进这一间弓箭射击馆,他不怕吴敌逃出这二百来平的大厅。他更不怕吴敌不答应,这样一个很不公平的射击游戏。

因为,他是薛虎,江城地下势力的王者。

吴敌这会看着那再次拉满弦的光头并蹄莲,却是开口很是沉稳镇定的道:“好,我心甘情愿来一次困兽之斗。十箭,你一定射的准一点,不要让我失望。这十箭,是你们飞虎帮的脸面。”

并蹄莲没有废话,满弦的弓箭已经离弦而出。

像是狂风暴雨之中,那海燕一闪而过翅膀掠过的痕迹。

快如闪电。

那一支箭矢,直接射击向了吴敌的咽喉。

一箭致命,他要的是这样的效果。

并蹄莲并不像是薛虎一样,他很不喜欢这吴敌这个年轻人。狂妄无知,目中无人。既然吴敌已经把路堵死了,这十箭代表着飞虎帮的脸面。

那么,这光头并蹄莲一定不会让薛虎失望。

他在飞虎帮十余年,也从来没有让薛虎失望过。

他外号叫做并蹄莲,并蹄莲是一枝两花,花各有蒂。一朵已经开在了他的光头上,那般妖冶惊艳如血。而另一朵向来都是开在地上,一旦他出手。向来都是狠辣无情,出手就是要命。向来都是一拳把对手轰死在地上,对手嘴角会开出另一朵妖冶的莲花。

那朵莲花,并不是如血,而是一朵血莲花。

所以,他才有个很是女性的外号,并蹄莲。

这一次,他射出这一次箭矢之后,已经是停了下来。他喜欢莲花绽放的样子,所以他想欣赏今夜这即将绽放的一朵血莲花。

薛虎依旧是低着头,这会拿着手帕还在擦拭着嘴角。对于这一场惊心动魂的困兽之斗,薛虎似乎并不是很感兴趣。吴敌站在大厅里,当那一支离弦的箭刚刚出发的时候。身上下的暗劲,就像是流水潺潺流动一样。整个人掠地而起,就像是一只老鹰从水面上高飞而起。

腾升而起,整个人向右扑了过去。

动作快似一溜青烟,在特种兵队伍里,对于这种训练他不知道训练过多少遍了。现在轻车熟路,手到擒来。

那一支离弦的箭,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,和他擦肩而过。

“一。”

吴敌重新站定了起来,抬头看向了那光头并蹄莲,开口笑着数数道。

在藤椅上一直坐着的薛虎,这个时候忽然抬起头来,看了看场中完好无损的吴敌,还有已经飞向远处的那第一发箭。

他轻轻的咦了一声,对于这个结果显然是有些难以接受。

并蹄莲冷哼了一声,整个人再次拿起了那一把复合弓。双臂上的肌肉,这会都是爆满了起来。身上下,看起来人弓合一。

他通过复合弓上的窥控,三点一线,很是精准的瞄准了吴敌。

要是第一箭光头并蹄莲还有着一些大意,未曾尽力。但是,这一次他神贯注,整个人仿佛都是沉浸在那一把弓箭上。

吴敌依旧是站着原地,脸色平静如水,心里同样平静如水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要做的就是保持内心平静,坦诚面对,不容许一丝一毫的分心。他没有逃跑,以此来躲避那即将射击出来精钢箭矢。

在战场多年的他,很是明白。

无论什么时候,都不要后背交给敌人。与其慌乱的逃离,还不如以静制动。

终于,光头并蹄莲第二箭同样是射击了出来。

黑夜中,寒光闪烁。

吴敌这一次站在原地,瞳孔微缩,盯着那一只箭矢飞行过来的痕迹。终于,闪了闪身。

箭矢再次擦身而过,大厅中响起了吴敌很是清脆的声音:“二!”

而这一次不等到吴敌有任何平息的时间,那一把复合弓上的弦已经被并蹄莲拉开。这一次,并蹄莲没有给吴敌任何一次放松的机会。

嗖。

第三支箭矢飞行而去,吴敌站在原地。这一次,左跨步向前,再次躲离了那一支箭矢。

“三!”

嗖。

并蹄莲的第四次箭矢,再次出手。

但是,吴敌像是鬼魅一般。闪身而过,大厅中再次响起他的声音来。

“四。”

不知不觉,吴敌在场中的声音叫的越来越快。

嗖。

“五。”

嗖。

“六。”

嗖。

“七。”

嗖。

“八。”

嗖。

“九。”

第十箭,光头并蹄莲没有着急出手。

整个大厅之中一刹那安静了下来,风吹不进来,有着几分闷热。光头并蹄莲站在大灯下,看着面前那宛如鬼魅一般的吴敌。

这么久以来,他的呼吸终于有了几分的粗重。他的额头之上,不知不觉沁出了点点的汗水。

手中依旧是拿着一把粗重的复合弓,只是气势已经不如以前。

而一直坐在光头并蹄莲身后的薛虎,在这个时候不知不觉已经坐直了身体。他看着场中对峙的吴敌和并蹄莲,手中依旧是拿着那一方精致的手帕轻轻擦了擦嘴角。

在这江城纵横二十年,从来没有今天这样一次,带给他这般强烈的冲击。从来没有一次,能让他无惊无波的情绪渐渐激荡了起来。

他坐在后面,已经可以清洗的看到并蹄莲黑色衬衣背后已经被汗水打湿。

他知道,这和行军打仗一样。

一鼓作气势如虎,再而衰三而竭。

这一站,他忽然已经意识到并蹄莲已经败了。

但是,薛虎知道并蹄莲的性子,他不能叫停。

不知不觉,他轻轻咳嗽了一声,整个人似乎老毛病更重了。那一张脸,更是病态的苍白了一些。

bqpp&…